43幅晚清到民国时期广州老照片展出
2014-07-01 15:25:34   来源:南方日报点击:

日前,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新西兰驻广州总领事馆主办,广州图书馆、广州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承办的“见证我们共同的历史——新西兰与老广州”图片展在广州图书馆举行。

43幅晚清到民国时期广州老照片展出
 

  为庆祝广州与奥克兰缔结友好城市关系二十五周年,日前,由广州市人民政府外事办公室、新西兰驻广州总领事馆主办,广州图书馆、广州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承办的“见证我们共同的历史——新西兰与老广州”图片展在广州图书馆举行,共展出由新西兰人拍摄的43幅从晚清到民国的广州影像,以及早期粤人在新西兰活动的行踪。展期将持续至7月10日。

  据了解,本次展览展出的大部分图片来自新西兰达尼丁市诺克斯学院长老教会档案馆,是首次在广州公开展出。新西兰驻广州总领事馆总领事陈立恩表示,这些图片见证着广州与新西兰之间“共同的历史”。

  被遗忘的“广州白求恩”

  本次图片展分为“奥塔哥的中国矿工”、“江村的新西兰传教士”、“广州1938”、“广州历史景象”四个部分。一系列纪实的影像,引领观众拂开历史的尘埃,揭开那些被岁月尘封、鲜为人知的两地交往故事。

  或许不少读者并不知道:新西兰与中国的最早联系源于广东省。早在19世纪60年代,就有一批来自广东的华侨踏足新西兰南岛奥塔哥,开始了他们的“淘金”之旅。当年,即便在新西兰人眼中看来,奥塔哥都是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这些早期华工生存环境的恶劣可想而知。由于他们为现实所迫,无法与国内取得联系,不得已只好留在了新西兰。当地不少墓园见证着这些拓荒者的历史,他们也在当地逐步形成华人社区,为新西兰的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华工的活动也吸引了新西兰人的好奇,特别是传教士。“奥塔哥的中国矿工”一章的大部分图片即由牧师亚历山大·唐和乔治·迈克聂所摄。出于对矿工们的同情,他们为之举办学校,也设法帮助他们与国内取得联系。为了便于与矿工们之间进行交流,亚历山大·唐还不远千里来到广州学习粤语。从19世纪90年代开始,其他一些传教士也开始漂洋过海来到广州生活和工作,广州不少乡村也留下了他们的影踪,位于今天白云区的江村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江村的新西兰传教士”的版块里,展示了一批新西兰人在当地设立医院、学校的图片,他们为村民提供的先进医疗和教育服务,受到了当地民众的欢迎。在中华民族处于抗日战争的危亡关头,这些来自远方的朋友仍然没有选择离开,与广州民众共同进退,从事护理工作的安妮·詹姆斯就是其中一位杰出的代表。

  从1913年抵达广州到1951年回国,安妮·詹姆斯在中国服务将近40年时光。她在从事专业的医疗工作之余,还收养了5名遭人多次遗弃的小孩。广州沦陷后,安妮·詹姆斯不理会侵华日军的封锁与拘禁,冒着生命危险自行驾车四出行医。她对当地缺乏专业医生的落后医疗状况深感痛心,决心到从化街口开设诊所,并将传统医学融入她的医术中,深得当地居民的爱戴和欢迎。

  “直到今天,在新西兰人眼中,安妮·詹姆斯仍是一位英雄。”策展人乔治向记者介绍,本次展览重新将这一在国内几乎被遗忘的群体挖掘出来,有助观众重温这段特殊而感人的故事。

  探寻广州对外交往史

  传教士们在广州留下的大量照片,不仅记录下他们工作和生活的场景,也留住了他们看到的广州。在展馆里,观众能看到不少今天依然耳熟能详的广州地标性建筑,如沙面、镇海楼、圣心大教堂等等。然而世殊事异,不少街区风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原本海珠广场林立的岭南民居,荔枝湾畔密布的疍家小艇,都早已成为历史远去的一个“背影”。

  “在新西兰当地,不少学者都对这批广州老照片作出深入研究,然而当我将今天广州的图片给研究者们看的时候,他们都十分惊讶:‘你去的和照片里的是同一座城市吗?’”乔治说。

  更多图片中的街道和建筑,已经无法找到今天准确的地理位置。为了从图片留下的蛛丝马迹,还原当年广州的景象,乔治与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汤国华进行合作。在其中一张1938年的照片里,图中的建筑物已被日军轰炸成了一片颓垣败瓦,汤国华却从牌坊残存的“故衣街”三个字里,认出了这是今天十三行路的残迹。

  但让乔治感到更加困惑的是,有时连地名也无法找到确切的源头。过去的广州地图都用粤语的威妥玛拼音标记,由于行政规划的更张,不少地名不但无法找到确切的对应点,有时甚至还会闹出南辕北辙的笑话。“我们一直以为江村在番禺区,结果找来找去,最后发现是在白云区,因为当时‘番禺’的位置比今天要靠北得多。”

  尽管探索艰难,好奇心仍然促使乔治不断刨根究底。作为一名美国青年,乔治对广州历史的热情,令很多广州人都感到讶异。然而,说到展览的初衷,却源于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在与老街坊的一次攀谈中,乔治得知对方从前在东山区就读的小学,老师全部都是外国人。这一“奇景”让他感到目瞪口呆,也使乔治决心探寻广州的“前世今生”,寻找这座城市对外交往的种种印记。

  “与中国其他城市相比,广州与国际有更长的交往历史,也在外国留下了更多的证据。”乔治的心中有一个梦想,就是将这些国外的研究证据带到中国来。他认为,这些宝贵的历史遗产并不为某个国家所独占,而是彼此“共同的历史”。本次展览就是一个良好的开局。乔治表示,目前研究还处于启动阶段,诺克斯学院长老教会档案馆还有2000多张广州旧照有待整理。他期待随着合作项目的进展,将有更多的资料披露于世,也能吸引更多年轻人关注本土历史。

    相关热词搜索:老照片 广州 时期

上一篇:当代大师艺术品交易中心落户北京工美
下一篇:明成化鸡缸杯正式交接 买家刘益谦:暂不考虑出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