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清代大明寺佛像装金 34尊佛像"披金"40斤
2014-08-08 15:33:48   来源:扬州晚报点击:

据悉,大明寺方丈能修大师经过多方化缘,募得20公斤黄金,为庄严佛像贴金。能修方丈说:“上次大修保了30多年,这一次使用了最先进的防水工艺和材料,能使维修期限延长至百年。而为佛像装金,也将为大雄宝殿营造金碧辉煌的神圣庄严氛围 ”。

扬州清代大明寺佛像装金 34尊佛像
工人们正在为大雄宝殿的佛像做旧。

扬州清代大明寺佛像装金 34尊佛像
工人正在为佛像贴金。刘江瑞 摄

  工期3个月,将使用仿古工艺保持佛像原始面容
 
  “百年一修”的大明寺大雄宝殿主体维修工程于去年底全部结束,佛像装金成为内部装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程序。据悉,大明寺方丈能修大师经过多方化缘,募得20公斤黄金,为庄严佛像贴金。能修方丈说:“上次大修保了30多年,这一次使用了最先进的防水工艺和材料,能使维修期限延长至百年。而为佛像装金,也将为大雄宝殿营造金碧辉煌的神圣庄严氛围 ”。昨天,记者雨中探访了大雄宝殿装金现场。
 
  1
 
  全国最高大古代木雕佛像
 
  专门请来上海大师“贴金”
 
  风雨中,记者昨天来到大明寺大雄宝殿采访时看到,大雄宝殿佛像前,已经搭建了高高的脚手架,工艺大师们正在为佛像清除灰尘,采用传统工艺进行保护,为贴金作准备。
 
  “为保护好文物,同时有较好的修缮效果,这次由全国闻名的上海工艺大师们来进行修缮保护和贴金。”大明寺监院仁戒师傅介绍。
 
  大明寺大雄宝殿建于清朝同治年间,距今已有300多年的历史。里面高大的泥塑木雕佛像是全国其他寺院无法比拟的,也是文化大革命中仅存的大殿佛像中保存最好的。大雄宝殿内法像庄严,经幢肃穆,法器俱全。正中坐于莲花高台之上的释迦牟尼佛,即佛祖如来,亦称大佛,尊称“大雄”。佛坛背后是“海岛观音”泥塑群像,四周根据《华严经》七十三卷中善财童子五十三参故事塑106尊神像。
 
  据了解,这些泥塑木雕佛像是全国最高大的古代木雕佛像,由于岁月侵蚀,佛像斑痕累累,在去年大雄宝殿修缮后,佛像维修保护和贴金事宜便提上了议事日程。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目前正在大明寺进行佛像贴金的上海古雕工艺贴金装饰公司,是一支闻名全国的佛像修缮贴金队伍,他们采用中国传统宗教寺院的贴金技艺,参与了全国众多寺庙佛像的修缮与贴金, 在上海本地,即参与了上海静安寺、上海城隍庙、上海七宝教寺等寺庙佛像的保护修缮及贴金。
 
  2
 
  释迦牟尼像用金箔1.6万张
 
  34尊佛像共“披金”20公斤
 
  这次总共有多少佛像“披金”?“总共有34尊佛像贴金,要使用将近10万张金箔装点。”在施工现场,正在忙碌的上海工艺大师李雅东告诉记者。
 
  据介绍,这次在保护维修工程中,耗资最大的当数殿内的30多尊佛像了。“这些佛像有的从清代咸丰年间就矗立在此了。这次我们花费了数百万元进行修缮保护,在对佛像进行加固保护处理后,再敷上金箔。经过贴金美化后的佛像将呈现出金光闪耀、金碧辉煌的视觉效果。”大明寺施工负责人仁戒告诉记者,对大殿内的佛像进行保护修缮,即将要贴金的这些佛像共有34尊,包括大殿正前方释迦牟尼佛等三尊主佛像、十八罗汉、禅宗六组、韦陀、海岛观音、弥勒佛、侍者等。
 
  “这些金箔都是纯度为24K的真金箔,每张金箔为9.33厘米见方,34座佛像大约需要近10万张金箔,重量大约20公斤。”李雅东说,其中最大释迦牟尼大佛,就需要1.6万张金箔。
 
  3
 
  修旧如旧保持佛像原始面容
 
  不会金光闪闪像新建佛像
 
  记者昨天现场采访时还看到,施工现场都用防护布进行了包裹,施工人员在修缮时更是小心翼翼,生怕有什么闪失。所有的佛像也都进行了严密包裹,两层彩条布,两层塑料薄膜,另外还有一层竹质框架,裹得严严实实,确保不受损害。
 
  “这些佛像,都是几百年的泥胎,风化比较严重,一碰就掉,因此对这些佛像的修缮固化最难。”工艺大师们告诉记者。此次修缮严格遵循“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采用的也是传统技艺。
 
  修缮贴金的同时,对破损部位将采用传统的“三布一麻”修复技艺进行修复,并采用300多公斤生漆进行加固,同时采用10多道工序进行保护修缮。这些工序主要有:泥胎固化、修补残缺、多次打磨底胎、封固底漆、封固面漆、打金胶、贴金箔等。其中最大的3座大佛像修缮,整个团队全力以赴,也需要20多天的时间才能修缮完成。
 
  据专家介绍,这次大明寺佛像贴金后,不会呈现出金光闪闪的新佛像外观,修缮过程中将采用生漆仿古做法和古法贴金技术,外表修旧如旧,将保持佛像的原始面容,有一种岁月的积淀和历史厚重感。
 
  “这次对大明寺佛像的修缮,计划工期为3个月,从农历六月十九到九月十九。”仁戒师傅介绍说。
 
  【延伸阅读】
 
  佛像为什么要装金?
 
  既有美化作用,也是在保护文物
 
  据悉,古代佛像历经沧桑,装金方法各有千秋,但工艺流程并无太大区别:即在胎底打上可黏性物质,再把金箔直接贴在有黏性的底子上。唐宋年间,人们用鱼膘胶水来作为可黏性物质(即金箔漆),后发展到用构树津液、豆酱黏液、大蒜液、山药汁、冰糖水、金胶油、米汤、桐油等。
 
  “佛像装金是贴金工艺中历史较为古老的工艺运用,它恰如其分地运用了真金箔的装饰优点,既能保护佛像胎底,又借助金箔上百年不蜕变的‘宝气’和人们对真金色彩的推崇心理,增加了佛像的尊贵感和神秘感。在名刹古寺,如今依稀可见古代贴金艺人为佛像装金留下的遗迹,它伴随中国佛教文化走过了上千年,已成为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专家介绍,佛像装金将黄金附着在佛像表面,既能起到美化佛像的作用,对文物也是一种较好的保护。
    相关热词搜索:大明寺 佛像 扬州

上一篇:桂林原貌恢复白崇禧故居 主体建筑适当检修加固
下一篇:300余件史前玉器首次集中亮相山东

分享到: